蔡毅 官方网站

http://caiyi.artlianhe.com

蔡毅

总浏览人气:39569

蔡毅(1965——)男,湖南永州宁远人,祖籍江西,汉族。原名蔡骥,字曦廉,号嶷山居土,潇水江南。自幼酷爱唐诗、宋词、盈联、书法、演讲,常喜一杯茶,一本书。在岁月的时光里,既有南山中那悠然豁达的诗意,也有大江东去的情怀。庭前看花开花落,空中望云卷云舒,把酒临风,去留无意。一笔写执着,一笔写放下,方寸之间话人生。    在舜源峰下求学的日子里,舜帝陵前思圣贤,斑竹故闾念苍生“为歌呻民病,愿得天子知”的诗句常萦心际。它像中华文化的精髓早己融入了我生命的血液之中。曾记得当年武汉大学著名的欧阳德威教授说过一句名言:“你若爱好
查看详情>>

蔡毅 艺术家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关注艺术家

当代诗人蔡毅诗歌摘选(27首)

致诗神

诗神呵

不知你是在空中漂零

还是在大地哭泣

我们无法找到你的灵光

我们的青春

我们的爱情

我们的理想

我们的激情

 

没有你

我们的生活就失去阳光

没有你

我们的灵魂就难以舒展

绵绵的群山

是你高贵的脊梁

葱郁的草树

是你华美的衣裳

江河湖海

是你热血的流淌

 

美哉

你宇宙之精华

壮哉

你灵光之绝唱

悠哉

你理性之光芒

沧海横流为你吟唱

日月经天为你礼赞

 

你是生命的食粮

你是热情的力量

你是幸福的女神

你是心灵的太阳

我在诗国的边陲呼唤

向你深情地致情怀想

 

 

大唐的诗韵

宋代的词章

在没有你的日子里

我们梦断江南

自由和幸福得不到歌唱

理想和云雾一齐消散

 

诗神呵

我们不能没有你慈善的恩典

请赐予我们青春和力量吧

让神圣产生热情和渴望

让生命长出智慧与翅膀

为人类——

崇高的精神风尚

留住每一片绿叶与阳光

 

 

 

 

致昆仑

昆仑啊

我们要为您歌唱,

是您孕育了

东方这个伟大而不屈的民族

长江在为您——呐喊

黄河在为您——怒吼

您的庄严,您的神圣

您的伟岸,您的慈善

您的正直,您的荣光

您婉如释迦的佛光

让东方的故土长出自由平等博爱的人间——

有如幸福的花儿阳光空气流淌

 

主阿

我们要为您歌唱

您不屈的性格给了我们黄皮肤的模样

是您高贵的血统延续了

我们这个五千年的东方文明

我们将为您——自由而战

我们将为您——正义而战

我们将为您——神圣而战

 

在古希腊的神话里

根本就找不到东方智慧想要的答案

请转告柏拉图那些先知大师们吧

我们绝不吞下我们屈服的苦果

我们能在同一时间踏进同一条河流

那就是——黄河长江

 

做梦的主阿

快快回去吧

落基山脉下有你的亲人

富士山上有你美丽的雪花

 

阿尔卑斯山中有你们祖帮的荣华

收起你们的野心与贪婪吧

我们的祖邦是中华

圣土岂容豺狼再践踏

在中华汉字的词典里

绝对不允许强盗再辱她

 

主阿

您快说话

豺狼和虎豹们

哪个该先打

还是将他们一起拿下

在两河流域的烽烟里

一切都是谎言的天下

你们无法找到真正的真主——安拉

 

主阿

你看看吧——

在印度恒河的波光里

还倒映着原始的蛮荒与欲望

真是如此的愚蠢与谎唐

强盗还要向文明的圣土再践踏

主阿

只要豺狼胆敢将枪栓在第一秒拉下

中华所有怒吼的力量

就会将新德里从地球上悲哀的消散

再也

见不到明天升起的太阳

 

初心

走过岁月漫漫的征途

多少载风霜雪雨

我不起诉

我不啼哭

让所有磨难与痛苦

化着抗争进取和荣辱

风干过后的不眠长夜

却给我留下太多不可预测的变数

 

我把多年的行囊收起

去推翻一道道的定义

在层层叠叠的枷锁中

让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不顾眼前这站立的红色高原

我除了内心的善良

还有无须提醒的自觉

约束的自由让我变得更加坚强

 

当我行走在这孤独夜阑的城市

假如有一天我躺在他乡的街头

朋友

请不要为我哭泣

假如有一天我倒在腥风血雨的路口

朋友

请你相信我为正义的初心依然

我用头颅抗拒黑暗

 

为信仰

也许我已得到上帝的宽恕

但我的愤怒也许难以平息

然而为了当下中国未来的孩子

也为了那些在黑夜中暗行的灵魂

为了这个多难的民族

为了脚下生我养我的土地

我愿抛洒满腔的热血和全部

 

父亲母亲

父亲母亲

你们走后的多年

儿总是在夕阳西下的时候

思念你们的微笑与音容

你们总是

在家门前的

山岗,树林,田野,水塘

在所有黄昏的日子

为儿女——

牵挂你们一生所有的伤痛

 

因为我羞愧于自己

沉重的生活

使我感悟到那时你们的不易

昨夜的翠鸟又叫了

那是母亲教儿时的心曲

当春天沿着旧路来时的往事

父亲母亲你们知道吗

儿子的眼泪又下来了

擦了又擦

奔流不息

 

母亲走的那年

我的命运是多么的不济

像冬天的残雪

静静的悲泣

往后在你们所有的忌日

都像流血的伤口

让儿挥泪如雨

一别就是永恒的日子

亲情与生命的延续

此刻已变得是多么残酷的现实

父母在

家就在

 

标点

岁月留给我们的

是一串串的标点

有欢乐有烦恼

有辛酸有甘甜

 

漫长的人生虽有停、

但我们不能就此了结一生

不论岁月有多么的严峻

只要我们不图虚《》名

 

莫让有限的生命在——中旋转

不忘“‘‘   ”里的金玉良言

珍惜被……的每一寸光阴

!里才会有价值意义的人生

 

在打每一个,之前

我们应该扪心自?

人生几何

别将自己打在 。里面

 

我爱你

我爱你金色的年华

我爱你宽广的海洋

我爱你如诗的季节

我爱你温柔的梦乡

我爱你高深和广远

我爱你纯洁和神圣

 

不论是风雨和雷电

我会依然守护你梦中的那片蓝天

恰似我的灵魂

触摸你悸动的指尖

不论是黑夜还是白天

你永是我生命之中的那一弘清泉

 

爱你不为攀缘的木棉

爱你不为奉禄的奴隶

爱你荷的幽香

爱你忠的誓言

爱你生活的全部

爱你高贵的灵魂

 

你是我一生的依恋

你是我生命的食粮

假如上帝愿意

我会牵你的手一生

从天荒走向地老

从今生走向来生

 

 

 

 

雨中

徘徊在

悠长悠长的雨夜中

萦绕着

我年华中最美的梦

忽然一阵风过

不知从那里飘来

丁香一样撑着灰色伞格的姑娘

别老去回忆过去

 

难道是她

水天一色的纯净

还是落霞中

伊人婷婷的风情

天上漂泊的云朵

秋里落泪未眠的诗人

要用自己的双脚

去丈量一个时代的脚步

 

一个复兴的

伟大民族

将在改革中腾飞

诗人的初心与梦同在

在大潮汹涌的年代

为梦耗尽了诗人一生的情怀

在苍山

在洱海


 

大山的感觉

过了好些年

你把痴情藏得那样深沉

让我忘了春天

忘了四季

还有那片月下的小树林

你是最美的风景线

 

我是雾中的小鸟

你是山中的百灵

我们却总飞不出大山的怀抱

一把锄风里去

一把刀雨中泡

看不够的月亮

赶不走的星星

 

山还是那道山

梁还是那道粱

淡淡如水

漂泊似云

在心中记忆的深处

永远是摇不动的那片双桨

 

选择

我知道

该选择什么

我选择了

二月的风

三月的雨

在滇西所有的日子

 

在大理

在南涧

飞驾一道彩色的虹

象夸父追日

兼程我心中多彩的梦

用信仰铸成船帆

 

我相信党

你会把蓝图交给

在苍山顶上傲立的雪松

用创造织成斑斓的云彩

伸手揽月

挥手园梦

 

 

 

 

我相信

我相信

跟你每一次相逢

在洱海的浪花里

畅游心海中的龙宫

总有霓红灯下

那七彩的梦

 

我相信

在漫长的雨季中

总会长出白家

儿女心中的期待

在蝴蝶的故闾

在定边的彝寨

 

我相信

四季如春

总会有不一样的等待

有颜红如玉的茶花

有彝家若仙的粉黛

有万兆黎民美好的未来

 

诗人的歌

我不是诗人

但有诗人一样的情怀

多少落泪的日子

在一天天的发黄

多少次期盼

多少次失望

 

莫非是我远离了太阳

绿色少了阳光

许多年来

我被久远的诗词爱上

为求一字准

耐得半宵寒

 

 

生活的海洋

男人是水手

女人是船帆

不平静的生活

多风多浪的港湾

爱给人欢乐

也给人悲伤

智者笑对生活

愚者望洋兴叹

无奈人生多艰难,

几重波

几重浪

离合又悲欢

爱是易燃的火

情是多湍的河

忠能扑灭火

贞能过得河

读过多少诗

看过多少画

最忆五尺道上观豆沙

汉习楼船石门道

四围稻香

万顷沙

苍颉的文字告诉我

红高原上

有我远方的家

腰鼓铜鼓象脚鼓

二十六个民族

亲如是一家

在高原彝家的炊烟里

有我晚归的牧笛

盛夏的芙蓉

爽口的奶茶

谁还道海棠依旧

应是那醉人的绿肥红瘦

 

 

 

 

红高原

男人是水手

女人是船帆

不平静的生活

多风多浪的港湾

爱给人欢乐

也给人悲伤

智者笑对生活

愚者望洋兴叹

无奈人生多艰难,

几重波

几重浪

离合又悲欢

爱是易燃的火

情是多湍的河

忠能扑灭火

贞能过得河

读过多少诗

看过多少画

最忆五尺道上观豆沙

汉习楼船石门道

四围稻香

万顷沙

苍颉的文字告诉我

红高原上

有我远方的家

腰鼓铜鼓象脚鼓

二十六个民族

亲如是一家

在高原彝家的炊烟里

有我晚归的牧笛

盛夏的芙蓉

爽口的奶茶

谁还道海棠依旧

应是那醉人的绿肥红瘦

 

 

 

 

车夫与马

车夫之所以威严

那是他手里拿起了鞭子

马之所以驯良

那是因为鞭子的力量

 

男人女人

漂亮是女人的通行证

上当后的男人

总是痴情的情种

扫一扫关注微官网